西安作协主席回应批哭求卫生巾女子“矫情”:望疫情中互相理解

西安作协主席回应批哭求卫生巾女子“矫情”:望疫情中互相理解
西安作协主席回应批哭求卫生巾女子“矫情”:望疫情中互相理解近日,一篇出自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吴克敬的文章《扎在长发上的橡胶手套》引发舆论争议。文中吴克敬赞美了西安疫情中的忘我抗疫的两位女性后,批评了此前引起舆论热议的“因卫生巾而向防疫人员哭诉”的一名西安女子,称“疫情当前,什么矫情,什么小姐做派,是没有用的”。此文一出,吴克敬遭众多网友指责不尊重女性。1月6日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查询发现,发布吴克敬这篇文章的微信公众账号已将该文删除。6日中午,吴克敬回应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称,文章想要表达的意思是,疫情当下,大家都不容易,在这样的环境下确实不好提供卫生巾,希望大家“不要抱怨”,也不要那么矫情。吴克敬表示,自己从未有过不尊重女性的想法,自己一直以来都崇拜女性。对于网友的批评,他表示,“让大家批评吧,疫情当中,还是要理解每个人。”作协主席发文批评“卫生巾哭诉”女子:矫情、小姐做派吴克敬在《扎在长发上的橡胶手套》一文赞美了西安疫情中的两位女性。一位来自西安市莲湖区枣园街道唐都花园社区主任姚美珍,一位是西安曲江“中心社区”和“华著中城社区”疫情防控工作的牵头人寇雅玲。文中,吴克敬赞美姚美珍,称“自西安疫情以来,姚美珍一心想把自己所管的辖区管理好……害怕头发乱影响工作,就顺手找了个废弃的医用橡胶手套,扎在了她的头发上。”文中,吴克敬称“头发上扎着橡胶手套的姚美珍,和晕倒在办公室里磕破了头的寇雅玲,给了这个灾难的城市一份美的答卷。”随后,文章又提到,“而有些人,同样也是女人,却让人想要诟病了呢。”吴克敬所指的是,此前引发舆论热议的“因卫生巾而向防疫人员哭诉”的一名西安女子。网传视频显示,一女子在酒店进行集中隔离,因月经提前来了,没有卫生巾急用,多次拨打12345热线、报警、求助隔离点等求助电话未果后,在情绪崩溃的状态下向工作人员哭着求助。该女子哭诉,“我想问一下,早饭到现在没有送过来,还有,我来大姨妈了,也没有卫生巾,我就想问一下,是没有人管吗?”1月3日,该女子曾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对此事“感到无力、难过”,最终在社区姐姐的帮助下,问题得以解决。吴克敬在前述文章中对该女子批评称,“你自己有没有卫生巾,什么时候用卫生巾,自己一点都不清楚吗?而在紧要的时刻,还要苛责别人不能上门给你送!这就你的不对了……疫情当前,什么矫情,什么小姐做派,是没有用的,别人才不会惯着你,任由你大喊大叫!”此文一出,有言论指责吴文敬不尊重女性。有网友对此评论称,“一个落后的、顽固的、自以为是的、老生书形象跃然纸上”,另有网友表示,“一点同理心都没有,女生来大姨妈没有卫生巾用还指望她保持良好心理状态心平气和?”还有网友称,“他是没有体会过月经之痛,固化女性。”吴克敬:从未有过不尊重女性的想法对于该文引发的争议,6日中午,吴克敬回应澎湃新闻称,网络上的舆论他已经关注到了,他现在正在家中居家隔离,自己并没有不尊重女性,文章想要表达的主题是,疫情当下,大家都不容易,在这样的环境下,“我希望大家不要抱怨,看看人家,有些一线女同志做的那么艰苦啊,向她们学习。”吴克敬称,“我没有痛批(那位)西安女子,这个女同志也没有问题,但是非常时期,就是这么难受。女同志月经来了,确实是个需求,也没问题。但特殊时期,隔离了,确实不好提供,就不要那么矫情,我觉得我已经说得非常温和了。”吴克敬表示,自己从未有过不尊重女性的想法,“我之前的作品一直都是尊重女性的,可以说我是崇拜女性。”对于网友的批评,他表示,“让大家批评吧,疫情当中,还是要理解每个人。”澎湃新闻注意到,吴克敬在文中夸赞的防疫人员姚美珍用废弃的医用橡胶手套扎头发,此举虽然获得了不少网友的好评和称赞,也引来了专业人士的关注和提醒。有相关专家称,废弃的医疗手套属于医疗垃圾,有传播病毒的风险,是必须集中收集无害化处理的。公开资料显示,吴克敬,1954年生,陕西扶风人。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,获硕士学位。现任陕西省作协副主席,西安作家协会主席、文联副主席,中篇小说《手铐上的蓝花花》曾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。(澎湃新闻记者 喻琰 实习生 胡媛媛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howinfoweb.com